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几点思考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对全国和世界产生的重大影响,应当包括引发一些思考。以下是本人的几点思考。 思考一:中国传统的饮食习俗值得重视。防控新冠疫情,让社会上对吃野生动物的议论再次掀起高潮。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对全国和世界产生的重大影响,应当包括引发一些思考。以下是本人的几点思考。
思考一:中国传统的饮食习俗值得重视。防控新冠疫情,让社会上对吃野生动物的议论再次掀起高潮。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让本人对饮食习惯产生了一些思考。曾有专家总结中国人的饮食,得出三句话,叫做“无所不吃、无事不吃、无时不吃”,国内某个地方以“什么都拿来吃”而名闻天下,还有同行专家很笃定且自豪地说:“人嘛,就得什么都吃!”。本人在长期从事旅游工作中还听到这样两句话,叫做“能吃活的,就不吃死的;能吃生的,就不吃熟的”,也见识过西餐中三成熟煎烤牛肉的生猛甚至血腥。这让本人不时想起家乡传统的饮食习俗。本人出生成长于大别山中,幼时的饮食禁忌非常多,至今一些老年人如家母者依然如此,即只吃用自家养殖和种植的食材制作的食物——且一定要煮熟了趁热吃,不生食、冷食——不仅不吃野生动物和植物,甚而至于对牛、羊和鱼虾水产都不吃,对吃青蛙、飞鸟等类对庄稼有益的动物,以及乌龟、甲鱼、泥鳅、黄鳝、蛇、老鼠、昆虫、蚂蚁等形象不佳、觉得不干净的动物,更是不能接受的,对吃狗肉、猫肉等之类的人则到了认为“不是人”的地步。认真分析一下,这种饮食习俗当然不完全可取,但也有科学合理之处。首先,不吃鱼虾水产和牛羊肉肯定是不科学的,因此今天的状况已经基本改观。其赖以产生的客观原因是自然资源和经济技术条件,因为山区在历史上多不从事水产养殖,南方的山区也很少养羊,且限于地理、交通和经济条件,又不可能从其他地区长途运输进来消费。牛是村村寨寨甚至家家户户都养的,但是用来耕田的,是农家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因此,即使老死了也不会“食其肉,寝其皮”。今天,交通运输、商业等条件大为改善,经济发展和生活消费水平大幅度提高,除极少数老年人依然如此外,绝大多数人都吃水产鱼虾和牛羊肉了。其次,不吃野生动植物则要具体分析。不吃野生植物,与不认识、不能判断其是否有毒或者是否有利于健康密切相关,今天吃野菜、野果、野生蘑菇等野生植物和菌类已经非常普遍,连那些严守饮食禁忌的老年人也不例外。不吃野生动物,除了不能确定其对人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是否有利的相同原因外,很多人是考虑它们是在野外自生自灭的生物,文明人类是自己生产物质资料来满足生存和生活消费需要的,吃野生动物是早期原始人类茹毛吮血的野蛮行为。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认识到很多野生动物有益于农业生产和乡村居住及健康,是农民和乡村人的好朋友,如青蛙在稻田捕食害虫,鸟类则在庄稼地里捉虫吃,连蛇也主要以老鼠(包括田鼠和家鼠)为食,田里的鱼虾泥鳅黄鳝活动有利于水稻生长,乌龟在疏通暗沟方面也有独特作用等。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吃青蛙、乌龟、蛇和鸟类等野生动物,加上化肥、除草剂、农药的大量使用,使得农产品和农业生产的传统方式逐渐消失,今天在乡下听不到蛙声,稻田里不仅泥鳅、黄鳝、乌龟、鱼虾等绝迹,连蚂蝗也没有了,使得绿色、有机、无污染、无公害的传统农业几近消亡,社会才又倡导不吃野生动物。最后,不吃狗肉、猫肉等家养动物,与今天养宠物者的主张完全一致——当然依据的事实有所不同,乡村居民认为狗是用来看家护院的、猫是用来捕鼠护粮护物的,而养宠物是将猫狗等作为暖心之物——它们是人类的朋友,甚至比朋友还忠实、可靠、可爱,怎么可能、怎么忍心去吃它们!此外,不活食、生食、冷食,科学研究已经揭示出这对很多食物和人群是完全必要的,在疫情爆发时更要全面实行,因为动植物往往寄生有病虫害,有的还携带病毒、细菌,活食危险性极大,即使用芥末、葱姜蒜、酱油等调味品蘸后生食也很难将病毒、细菌完全杀死,冷食也因食物在食前存放时容易滋生、感染病菌而危害健康。总之,人类从原始状态什么都吃到农业社会有选择地吃,再经工业社会无所不吃,最后到现代社会科学地选择食物种类及其食用方式,是一个与人类文明发展基本一致的循环式发展、波浪式前进的文明进步过程。
思考二:中餐就得照现在通行的方式吃吗?在古代,大约是在秦汉时代及其之前,中国人在比较正式的宴会上,不仅是分餐而食,而且是分桌而食,食物、餐具、就餐桌椅都是一人一套。当然,普通百姓,也包括官宦人家等大部分家庭,日常居家过日子,则不可能如此讲究,必然是粗茶淡饭放在一起,全家人围而食之。这样天长日久,正式宴席和日常家居饮食相互影响,由日常用餐到家宴直至正式宴会,在方式上逐渐趋同,围桌而坐、共餐共食遂成为中国人吃饭的主流方式。当然,其间肯定有统治阶级推动、文化阶层倡导等因素的重要作用,诸如便于交流、体现融洽和睦与共享共命运精神等都会成为理由。分餐制在西方很普遍,本人在“非典”期间也曾建议在中餐中推广使用。从实际情况看,目前大型宴会基本实行了分餐制,比较讲究的餐馆聚餐和家宴多实行取餐与进食餐具分开——桌上每个人都用公筷公勺或者自己面前专用于取餐的筷子、勺子去将食物取来放进自己的餐盘和碗中,然后换自己进餐的筷子、调羹将食物送进嘴中——家庭聚餐和一般餐馆则仍然是每人用自己的筷子、调羹取餐进食,只是在汤盆、饭盆和一些比较难夹的菜盘上使用公勺。至今,餐桌依然是家庭团圆交流的重要场合,家宴和餐馆聚餐更是亲友交往的普遍方式,尽管《论语》中就有孔子生活“食不言,寝不语”的信条记录,但在餐桌上不说话和少说话一直很难做到,只是在酒席上划拳行令、吐沫四溅的情形极少见了,隔着餐桌对面大声说话的情形也越来越少。这样说起来,中餐的就餐方式还是在不断改进,尽管不是根本性的。希望中国人的餐桌上不卫生、不文明现象继续减少,科学、卫生、文明的行为日渐增多,包括推广取餐、进食餐具分开,这样,既继续坚持了中国人围桌而食便于交流同时也体现共享等精神,又摒弃了其中不利于健康和文明的弊端,那就当真是皆大欢喜的事。
思考三:对转变发展方式、实现科学发展的认识和实践要全面深入。落实新发展理念,实现科学发展,转变发展方式是总体目标,概括为要让我国的经济增长方式从数量规模型转变到质量效益型。在经济建设方面,我们是不是切实和全面完成了这个转变值得思考,在社会发展、文化建设等领域的一些方面存在的差距则是显然的。经济领域的唯GDP是典型代表,在中国GDP接近一百万亿的大背景下,各地区、各城市比较GDP总量及其增长速度势头何曾减弱? 就春运来说,民航、铁路、公路等交通运输部门和发展改革、商务、文化和旅游等部门用以宣传和表示发展成就和工作效果的,也依然是运输旅客数、组织接待游客数、商业零售额等数量指标,反映质量效益的指标依然没有纳入。就文化和旅游行业来说,国家和各地区、各城市一直将组织接待文化和旅游消费者数、文化和旅游部门创造的总收入等数量指标作为评价发展成就和工作效果的重点,甚至有少数地区不惜牺牲形象声誉和质量而来保持数量规模的持续增长。近年来,在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和创新发展文化旅游的大旗下,组织千人长街宴、万人迎春宴,以及争着建世界最高的楼、中国最大的雕塑、天下最大的钟鼓等等做法俯拾皆是。此次湖北武汉的一个代表性社区——其中居住的家庭和人口数量规模又是主要衡量指标——在春节前举办了四万人同吃的露天春节宴会。当然,这与新冠肺炎疫情没有直接关系,但仅就餐饮自身来看,用规模来吸引人、做宣传的用意非常明显,其效果、效益等值得做些思考分析。第一,如此规模的人聚餐,且是在开放空间,餐饮品温度口感如何,如果像南方冬天一样多用火锅又如何不烫着老人和孩子?第二,从就餐效果来看,人们通常是有包厢就不选择大厅,三两好友和情侣聚餐则更希望在小餐厅,这种巨大规模的开放空间聚餐是否人人喜欢和欢迎很难说。本人没有实际参加过千人长街宴、万人露天宴,但仅是在老家乡下参加几十桌的婚丧宴席和一些地方搞的百十桌的歌舞伴宴旅游项目的感受,就觉得远不如家宴和亲友小规模聚餐好,吃不好、就餐场所嘈杂甚至人声鼎沸、餐具清洗和餐桌清洁不到位等都令人感觉欠佳。第三,就是聚餐场所、餐具卫生很值得考虑,包括场所环境卫生防护、餐具清洗消毒、洗手间设施和服务等,由此引发对健康防病等方面的担忧也是必然的。此外,在治安、消防、交通等安全防护和环境污染、资源利用等方面也需要算算账。本人的印象,发达国家似乎很少搞这类大规模的群众性集中餐饮活动,我国历史上限于经济和物质条件,国家和民间组织的宴会规模与今天也不可同日而语。乾隆皇帝在紫禁城举办的千叟宴,不知道是不是真有上千的老人参加,即使有也是中国几千年封建史上绝无仅有的,规模与今天的巨型宴会比也肯定有明显差距。总之,按照新发展理念和科学发展观,我们在旅游、文化和社会各个领域进行创新,包括弘扬传承优秀传统文化,也应该将思维和实践方式从贪多求大的数量规模型转变为注重效率、效益、效果的质量效益型,将效果放在首位,不再靠数量规模来博人眼球。
思考四:地球村不仅仅是人类的伊甸园。经济全球化是世界大势,信息革命和现代快速交通深入全面发展使之进一步加快,以至人类所生存的地球与传统社会的村庄一样易于联系和交往,如今通过互联网,即使“烽火连三年”,也不再是“家书抵万金”——处在地球任何两个角落的家人、亲人,随时可以视频联系交流,与居住在一个村子的人联系交流一样方便快捷,地球村的概念因此诞生。但正如理论和实践所证实的,技术往往是一把双刃剑,事物也都有两个方面。现代信息技术、交通产业的发展,在给人类物质、精神、信息交流提供快速、便捷、准确渠道,使得“地球村”中的居民更好更深入全面交流交往的同时,也必然会产生一些值得思考研究和应对解决的问题。例如,人类在网络空间交流更为便捷,如何规范信息传播交流和应对网络舆情,就成为各个国家的政府、行业和社会有关方面所面临的巨大挑战;网络空间成为各国竞赛、竞争甚至对抗的新领域,如何捍卫网络主权和利益,防止网络干扰、入侵、破坏,已经到了“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的地步;更为重要的,线下人员和物质资料跨地区、区域、国家和大洲的交流交往频次日增、范围日广和速度越来越快、规模越来越大,对人类和其他生物防疫防病和健康安全的威胁也必然不断增大等等。仅就重大疫情防控而言,数百年前的黑死病,在工业革命的大背景下,产生的灾难和影响基本限于欧洲一洲的数国。历史上造成“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吸血虫病疫情,也主要是在长江中下游地区,很少波及我国的其他区域。但今天的新冠肺炎刚刚发生,短时间内不仅从武汉、湖北扩散到全国各个地区,而且波及亚洲和其他几个大洲的若干个国家,成为受到世界很多国家关注、应对的疫情。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的名言值得人类深刻记取:“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信息革命和现代交通技术是人类新一轮科技革命乃至产业革命,是人类在自然斗争中的一个巨大胜利,给我们带来了新的生产力和新的生活,让人类从工业文明进入信息文明的社会新形态,对人类的文明进步产生巨大推动作用,包括地球村观念的产生和不断强化、深化,为我们认识自然、顺应自然、尊重自然和改造自然提供了新的技术手段、力量和思维方式,但由此也使得世界性的自然和人文社会治理出现了很多重大挑战。正因如此,顺应地球村治理的客观需要,党的十九大在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同时,在国际战略上确立了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目标,来迎接信息革命对全人类所提出的新课题、新任务、新挑战。

作者:文化和旅游部产业发展司原二级巡视员、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蔡家成
免责声明:版权声明: 本文 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几点思考 中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元素,版权均为我司独家所有.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 http://m.zgrwb.com/htm/people/medicine/2020/0724/3623.html , 违反者我司将依法追究责任。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中医药立法的国际动向与制度设计”研讨会成功召开
下一篇:中国疑难病专家徐光亚

为您推荐

2020年“求是”论坛:“疫情防控常态化下老龄问题多学科研究”成功举办

2020年“求是”论坛:“疫情防控常态化下老龄问题多学科研究”成功举办

8月1日,2020年求是论坛:疫情防控常态化下老龄问题多学科研究论坛通过网络直播的方式成功举办。此次论坛由北京市老年
科技巨头赋能成为中小企业重要的“破局”之策

科技巨头赋能成为中小企业重要的“破局”之策

在疫情的倒逼下,在线教育、远程办公、互联网医疗、移动数字政务、无人零售等基于数字化服务的需求迎来大爆发。后疫情
2020英诺创新者大会:疫情是分水岭,科技是重头戏

2020英诺创新者大会:疫情是分水岭,科技是重头戏

6月23日,向前看 再出发2020英诺创新者大会盛大启幕,大会采取线上+线下+直播相结合的方式召开,打破了时间和地域的限
谭建新:疫情之下的中医药文化需跨越式发展

谭建新:疫情之下的中医药文化需跨越式发展

中医药文化工作委员会主任谭建新接受记者专访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各地蔓延,中药对控制疫情发挥了重要作用,尤其是在
疫情后首个电商大促:让利幅度空前 分期免息成标配

疫情后首个电商大促:让利幅度空前 分期免息成标配

疫情对各行业的冲击显而易见,作为疫情后的首个电商节,今年的618被赋予了刺激消费、助力疫后经济恢复、推动经济增长
防疫发展两不误 积极推动文物保护

防疫发展两不误 积极推动文物保护

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四川长宁县江夏文化研究会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利用社交平台,积极转发党中央及各级防疫指挥
疫情当前敢担当 使命在肩冲在前

疫情当前敢担当 使命在肩冲在前

濮阳市公安局工业园区分局民警 李华 2020年的春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来势汹汹席卷全国。在这场特殊的战争中
疫情之下,中建青年的“文艺范儿”

疫情之下,中建青年的“文艺范儿”

疫情当前 举国上下万众一心,众志成城 医护人员、官兵战士、中建人、志愿者等 在前方 为我们筑起防疫的钢铁长城 中建
“众志成城战疫情”——门头沟区文联书法家协会康阿青书法作品展

“众志成城战疫情”——门头沟区文联书法家协会康阿青书法作品展

康阿青 康阿青,笔名老阿,中国书协会员,北京书协理事,门头沟区文联副主席,书法家协会主席。 水调歌头《颂钟南山》
无棣县车王镇党委“化整为零”,构筑疫情防控“村头堡垒”

无棣县车王镇党委“化整为零”,构筑疫情防控“村头堡垒”

为尽最大可能减少聚集人数,降低防控风险,经向上级请示,结合车王镇实际,1月27日,车王镇党委书记刘洪权,镇长王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