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散记

归乡散记 若兮 让人魂牵梦萦,心思神往,让人辗转反侧,百感交集的故乡啊,此时此刻,我该写点什么好呢? 乡愁,也许是伴随我们一生的情愫。我热恋的故乡,有淙淙流淌的小河,茂密的森林,一望无际的河套草原,肥沃的田野,轻捷的叫天子,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归乡散记
 
若兮
 
让人魂牵梦萦,心思神往,让人辗转反侧,百感交集的故乡啊,此时此刻,我该写点什么好呢?
乡愁,也许是伴随我们一生的情愫。我热恋的故乡,有淙淙流淌的小河,茂密的森林,一望无际的河套草原,肥沃的田野,轻捷的叫天子,一起玩耍的小伙伴,这一幕幕难忘的情景,在记忆中定格。成为童年最温馨的记忆。
那条蜿蜒流消的淄阳河,其实是条季节河。中游流经我念过的中学。课后,常常和三俩要好的同学,冲出教室,风似的跑向大自然,在河畔树林里温习功课,或采摘山枣和野菊花,或洗头戏水,或沿着田间小路慢跑。除去校体育队,冬季的越野赛,我是代表班级每次都拿名次的选手。淄阳河的下游流经南北两个城戈庄,这两个村子的雏形,是由弟兄俩分家演变而来,河的两岸,一南一北,一大一小,清一色王姓家族。每年大年初一子孙后代们敲锣打鼓,鸣放鞭炮,互致贺信,这一习俗,成为每年春节的一个亮点,保留至今。
正月初三的归乡之旅,春雨一路相伴相随,有一个声音好像在说:“风雨归乡人,拳拳赤子心......”今天高速路上有两起追尾事故,四辆全是白色骄车。救护车鸣笛声声,这让一个多小时路程,平添了些许紧张气氛。打开车载轻音乐或许是不错的选择,急骤的大雨点噼里啪啦砸向风挡玻璃,这那是贵如油的春雨啊!天公很慷慨大方呢,不是吗?到得小区转角处,一只专注啄食的白鸽,给我一个意外,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将不快记忆赶得远远的。怎能忘记,就在这个下坡处,我的爱车和另一辆前去上访的女士车辆发生刮擦,爱车因此更换一个大灯。这一片也是监控盲区,无从查证。白鸽悠闲的漫步啄食,丝毫没有离开的样子,让我忐忑的心,顿觉妙趣横生,涌出丝丝暖意。
傍晚,我们按当地习俗,带领儿子儿媳,祭拜天堂的至亲。这是心中不愿触及的痛,仿佛一经触碰,即是不经意间,忧伤也会如无形的网蔓延开来,拢住我的躯体,锁住我的喉咙,濡湿我的双目,让我欲罢不能,欲说还休。一束黄白菊花,以黑金色纸包裹,恰如包着我们拳拳儿女心。因为下过首场春雨,路湿湿的,并不泥泞。心是凝重的,钦敬的,也是欣慰的。有时候,感觉自己像一叶浮萍,没着没落的飘着,越是走近父母,这感觉越发明显。所以,自觉不自觉的,将生命之根,在爱与奉献中,在笔耕岁月里,深深的,深深的,扎向脚下热恋的故土。
四川,山东,山东,四川,海外,国内,多年来,无论视野留在哪里,脚步停在哪里,心中,却极力将一个个地名打包,压缩成一个点,或串成一条线,写就一首诗,想从记忆里淡化、抹去,那些可有可无的痕迹。可是,时光老人无意中,在童年的空白页,刻下深深的烙印,欲盖弥彰,只好听之任之,努力释怀。记忆,是很奇怪的,越是刻意为之,越往往事与愿违,只好轻叹一声,在文字里,在丹青中,继续历练自己,拓宽人生,在黑白琴键上,奏出生命动听的乐章。
七九过去两三天了。俗话说,七九河开,八九燕来。故乡的天空,是清透的蓝,白的耀眼的云朵,缓缓游弋。柳丝已萌出鹅黄叶蕾,在风中轻轻摇摆,铁杆海棠鼓起串串红色花苞。暖阳下的池塘,波光粼粼,逼你的眼睛,红的黑的白的花的鲤鱼,在水面吐着泡泡。低头瞬间,猛然发现,自己培育的沙漠玫瑰,正含苞待放,便忍不住惊喜的心情,喊了起来:“哎,快来看呐,沙漠玫瑰要开花啦!”
正月初四,天空竟然飘起了雪花,这是此次归乡,想都不敢想的,春雨,春雪,悉数到场,并且一下就是几个时辰,直到你过足了赏雨赏雪的隐,雨点和雪花才会尽兴而去,将绿茵茵的青青草渲染又渲染,推至你脚下,绵延至天边。仿佛提醒你,踏青吗?记得脚下留情啊……
 
2021.2.16
 
归乡散记
若兮,本名王秀梅,字若兮,笔名丹青。生命始于四川内江,生于山东青岛。自媒体音乐人,诗人,散文家。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散文选刊》签约作家,出版个人文集四部,合集选本多部,多次获奖。作品入编《中国散文大系》《中国散文诗作家大词典》《当代文学作品精选》《2018中国诗歌年选》《2019中国诗歌年选》,2017年入编中国文化艺术人物年鉴。现居青岛。
免责声明:版权声明: 本文 归乡散记 中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元素,版权均为我司独家所有.
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 http://www.zgrwb.com/htm/people/art/2021/0222/3982.html , 违反者我司将依法追究责任。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上一篇:《沁园春·雪》的故乡 开远老寨-幸福红河人的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