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RSS| 返回主页

中国人物榜

善良细碎在时光里

2020-05-24 22:01 河南日报客户端人次浏览字号:T|T

作者:侯俊杰 父母的前半生是在巩义金沟支教,一九六九年返乡调回豫东。临别时,街坊邻居和学校师生哭成一片,厨房的锅里和锅台上满是乡亲们送来的煮鸡蛋和干果。在当时,这都是乡亲们家里能拿得出手的最贵重礼物。望着这朴实的乡亲们,盛情难却的父母眼含热。

作者:侯俊杰

父母的前半生是在巩义金沟支教,一九六九年返乡调回豫东。临别时,街坊邻居和学校师生哭成一片,厨房的锅里和锅台上满是乡亲们送来的煮鸡蛋和干果。在当时,这都是乡亲们家里能拿得出手的最贵重礼物。望着这朴实的乡亲们,盛情难却的父母眼含热泪说不出话来。年幼无知的我却兴奋地拿着鸡蛋分给玩伴和小朋友们。临行那天,大家依依不舍的把我们送别近二十公里外的巩义火车站。那种感人涕零的场景至今让我记忆犹新、终生难忘。

回到老家,父亲被分配到中学执教,母亲一时没有接应的工作,只好在家里一边照管家庭,一边随村民务农。

那时生产队里实行工分制,母亲每年都很辛苦的加班加点劳动,可是,挣来的报酬却少的十分可怜。因为我们是从外地回来,生产队给母亲按最低级别定分,所以,我家每年都要买劳力多的人家挣的工分抵出勤。夏秋作物成熟时节,盼到生产队里分粮食的时候,麦场上最小的一堆就是我们家的。当时,看着地上大小成堆的粮食觉得很不公平。后来年龄大了,逐渐明白一些事理。于是,放学后我和姐姐都拼命跑到田间跟妈妈帮忙,有时父亲下班后也匆匆赶来帮助干活。后来得知,我们的劳动都是白白的付出,因为生产队的户口里只有我母亲一个人是劳力,我们帮忙干的活都一概没有报酬。每次我们齐心协力干完母亲的分工后,母亲舍不得休息,就赶忙协助别人继续劳作。为这事我一直有些纳闷,我们的辛苦就这样白费了?父母也不曾告诉我们原因。一次我不解地问起这个问题,母亲却反问我:“有这样的锻炼机会不是挺好的吗?你们来参加义务劳动,也亲身体会到农民种粮的艰辛,你们帮我把活提前干完,咱们一起再去帮助别人,这不是很好嘛?团结就是力量,众人拾柴火焰高,因为大家是一个大集体。”此后,我的脑海里似乎对大集体产生了一种不解的模糊概念。

为了贴补家里的生活,母亲每年都会养十多只鸡和续养一两头猪,所以,小时候我们家时常可以吃到母亲炒的土鸡蛋,那脍炙人口的浓郁香味令人回味无穷,至今忆起还垂涎不已。

有年初夏,几只老母鸡孵出了近百只雏鸡,我看着母亲精心饲养的一群群可爱的小鸡娃,天天期盼着它们快快长大,心想以后我可以经常有鸡蛋吃,也可以拿鸡蛋兑换学习用具了。谁知,临近中秋节前,几位驻村干部来到家里严肃的警告我母亲:“郑明兰同志!你养的鸡仔太多了,有发展资本主义苗头……”随后不由分说,他们就强行抓走了几十只鸡仔,我放学回到家里,只见鸡毛满地,母亲在屋里捂着被子伤心地抽泣......没被逮着的那几十只鸡仔都吓得惊魂不定、四处飞逃。第二天,母亲留下几只,其余的喂饲后都送给周围的邻居饲养了。

印象中每逢中秋佳节,母亲都会把小餐桌搬到院子中央,然后恭敬地摆放些水果、月饼和火烧,面对皎洁的月亮,母亲双手合十悄悄地说些虔诚感恩的话语。我躲在母亲背后,偷听着母亲轻声细语的念叨:感谢苍天佑护,祈祷来年丰收,祝愿国泰民安邻里吉祥如意。仪式结束后,母亲把月饼切成大小不等的若干份,按年龄和辈分让我们逐一送给年长的邻居们。

那个年代,物质极度匮乏人们缺吃少穿,一个月饼要分好多块,最大的一块,母亲总是留给孤寡的老俩口。听邻居·说:“这两位老人年轻时争强好胜、惹是生非,在街坊中口碑不好,不但对人刻薄,处事还十分吝啬。”每逢过节,我都是极不情愿的被母亲催着,把第一份礼物给他们送去。母亲告诉我,不管别人如何,这是尊老孝亲的礼节,更不要跟老人计较太多。首先他们的辈分高,山水易改,秉性难移吗。再说老俩口鳏寡孤独,还能享用多久?我们应该把这份温暖和节日祝福送给他们。

就这样年复一年,两位老人在临终那年中秋节前的一天,把我叫到家里吩咐说:“这么多年只有你父母不嫌弃我们,明天带上你的好伙伴把我们家这棵树上的梨子摘下来分吃了吧。”面对老俩口突然开恩的举动,我百思不得其解。不知是父母的无私关爱和包容感化了老人?还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缘故。

小时候,人们的生活十分贫穷,家家户户缺柴少粮。冬天很多家庭基本上都是一天两顿饭,晚上孩子们饿了,就啃个干馒头喝点凉水。看到这种情况,母亲每天晚上都要勾兑一锅稀面汤,周围邻居家的几个孩子就不约而同的来到我家院子里玩耍,母亲把孩子们拿来的馒头加热,再给他们舀上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汤,饭后孩子们高兴得欢蹦乱跳。就这样,每到傍晚,我家院子里特别热闹,聚集一起尽兴玩耍的伙伴们其乐融融,孩子们天真的欢笑声飞出墙外。

每年春节前,母亲一大早就起床给猪喂一顿饱餐,然后让父亲拉到集镇上卖掉,天黑前父亲就把卖的猪钱,及时送给兑换有工分的人家。后来,很多有劳力的农户都争着把自己挣的工分兑给我的母亲......

改革开放后,家里分了几亩耕地。母亲凭着辛勤的劳动换来每年的粮食大丰收。家里一年的收成,可以抵上过去十几年也见不到的粮食。

夏天,母亲一如既往的把自己家母鸡孵养的小鸡雏分送给邻居家饲养。闲暇时节,母亲把外公传授给她的一些中医秘方,制成药剂无偿的,奉献给街坊四邻和十里八村的乡亲们用来祛病。有大早上赶来治牙疼的;有中午来家求治中耳炎的;也有夜幕降临时前来治疗腹泻肚胀的等等。家里整天来人不断,虽说不是医院,每天寻医问诊的乡亲络绎不绝。高贤一位女士,因病跑遍省城几家大医院,几乎倾尽家产,无奈之下只好在家听天由命。后来经人引荐慕名而来,母亲让她到药店买了不到三块钱的药材,又在院里挖了几段椿树根的皮配制成药,不久,病人竟然奇迹般的痊愈了。

每当听到乡亲们病愈的消息,母亲都会感到由衷的欣慰。有远道赶来的求助者遇上吃饭时,母亲还会热情地留人家用餐。前来求医的患者都不好意思地说:“您老人家真是菩萨心肠!不但免费给我们治病,还要施舍饭菜,这样成年累月您要为大家垫付多少费用呀!您乐善好施的大爱不愧为人们口碑相传的大善之家。”

编辑:王丹丹


上一篇:张保和赴武汉拍摄 用真情向两会献礼
下一篇:程学涛演艺生涯